`
政策资讯

特色小镇要重视养老问题

来源:中国智慧城市导刊       作者:马红丽       时间:2019-07-10 16:19

 

随着老龄化的加速,“养老”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难题。要打造“宜居宜业”的高质量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养老”也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当把养老和特色小镇结合起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想到以养老为特色的养老小镇。然而,“养老”不应只是体现在养老小镇中,而应是所有的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的“必修课”。据了解,目前,以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的建设更注重企业和营商环境的发展,对于“养老”问题也是为了解决城市需求而打造的“养老小镇”。那么,这些小城小镇居民遇到养老问题怎么办?这很值得我们思考。

 

小镇养老需求多

 

“我今年65岁了,女儿们嫁人了,儿子在外打工,儿媳妇带着孩子在她娘家住着,老伴跟着镇上的包工头在北京做绿化,我经常一个人在家,没有人说话时,就自己对自己说话”,家住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菜园集镇,到北京看望老伴的李阿姨告诉《中国信息界》记者,“老伴病了,脑血栓,以后不能出来打工了。我们是没地、没工作、没养老保险的农民,60岁之后政府每月给点养老钱,以前老伴打工能挣点钱,再加上孩子们给点儿,也够用。现在老伴不能打工了,还得看病、吃药,钱肯定不够了,以后只能靠孩子们了。我知道孩子们也都不容易,但又能怎么办呀?”

 

“我爸妈生了我,养了我,我给他们养老肯定没问题。只是,现在不如以前了,以前有地时,不论挣钱多少,吃喝总是没问题的。但现在没有了土地,什么都得要钱,我没有文化,给人开挖土机,挣不了大钱,还常年不在家。去年生了二胎,媳妇不能出去工作,老爸又病了,我压力真的很大,”李阿姨的儿子小姜先生对记者说,“农村一般都是儿子养老,我有两个姐姐嫁的比较远,她们也会帮助我,但她们也有她们家的问题,不会是我们家养老的主力。现在,我知道我爸妈特别希望我回家照顾他们,但是,如果我回家了,谁挣钱养这一家子?可是不回家,我爸得的是脑血栓,我真怕有什么突发事情”。当记者问他有没有想过送老人去养老院时,小姜先生表示,“在农村,以前养老院是给‘五保户’(无儿无女的老人)准备的,家里有儿子的,都不会送父母去养老院。现在,镇上很多人的观念也有些变了,毕竟我们现在不是有地的农村人了,我们是城镇居民了。如果有条件好的,离家近的养老院,也可以去看看。只是目前,我们没有选择”。

 

“我妈作得我都快疯了” ,在北京工作的重庆市长寿湖镇的郑女士告诉《中国信息界》记者,“我妈75岁了,身体看上去很好,但总说不舒服,去医院做了很多检查,医生都说没什么问题,但她还是说不舒服,于是,近期,我一直带她到各大医院‘看病’。我妈在我这里住了半年,我除了跟着心情焦虑之外,工资也因为经常请假没拿到多少”,郑女士这边在客厅偷偷向记者“倒苦水”,郑女士的妈妈赵阿姨在卧室那边在“哼哼唧唧”地指挥保姆阿姨按摩。当记者问赵阿姨身体哪里不舒服时,赵阿姨也偷偷告诉记者,“心里不舒服。以前在老家时挺好的,有几个很好的玩伴,跳跳舞,聊聊天,日子过得也挺舒畅。但是现在以前的几个玩伴‘走’得‘走’,瘫得瘫,见面反而更伤心,于是到了北京女儿家。女儿整天忙,都聊不了几句话。女儿怕我闷,让我到楼下公园找别的老人聊天,可是,都是天南地北的人,根本聊不到一起。我想回老家了。”

 

“我妈这么大年龄了,我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在老家” 郑女士告诉记者,“我怕我妈寂寞,还特意从老家亲戚里找了个阿姨照顾她,冬天让她与阿姨去海南三亚过冬,但她还是不满意。我不能辞职陪她吧”。赵阿姨则表示,“我不是缠着女儿,她有她自己的生活,我只是想回老家,与能听懂我说话的人说说话。听说北京有社区养老院,条件挺好,我们镇要是有这么个地方就好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村镇的劳动人口大量地向城市涌入,相对的,村镇“空巢”老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对养老的需求越来越大。然而,村镇养老需求并不“吸引”资本。那么,以企业为主体的特色小镇应如何推进养老工程呢?

 

小镇养老需要“智慧”

 

随着社会经济及城镇化的加快,乡镇居民成为了一个特殊群体,一个既有别于农民,又不同于城市居民的“边缘”居民。失去了农村的土地,又没有城市居民的社保作保障。年轻人去城市发展,而老年人则留守小镇,做了“空巢”老人。另外,据悉,小镇老年人大多不识字,不会普通话。因此,小城镇的养老问题更复杂。要因地制宜地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的养老工程不容易。如何让“又老又穷”的小镇居民体面地养老呢?

 

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最早的国家,他们的养老方式值得借鉴。近年来,“靠枫树叶养老的日本小镇”被中国媒体疯狂传播。据悉,这个靠枫树叶养老的日本小镇在日本上胜町。上胜町是日本四国岛德岛县的一个小镇,这里山林环绕,以农业为主。30年前这里的人口有2794人,其中老龄人口占25.6%,目前该镇人口减少至1556人,老龄化率已达到51.7%,65岁以上的老人占当地人口的一半以上。据媒体报道,这个小镇的老人通过收集枫叶,不但创造了财富,还锻炼了身体,也促进了当地独特的树叶经济。

 

上胜町具体是怎么运作的呢?据新华社报道,日本料理店常用树叶和花朵装扮食物,春季点缀樱花,秋季配以红叶,给食客以美的享受。1986年,上胜町的横石知二在大阪餐厅用餐时,看到了树叶所蕴含的商机。他认为,上胜町林木众多,可以提供各个季节的树叶,又适合老年人干。于是力排众议,决定开展这项业务,创办了“彩”公司,试图改变上胜町因老龄化导致的丧失活力、经济衰落。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很大的距离,经营初期并不理想,连年亏损,但是,横石知二并没有退缩,积极寻找解决办法,研究出最适宜装饰的各种叶子和花朵的大小、颜色、形状等,然后开发出约320种不同的叶子、花朵商品。然后,与时俱进,开发了网络系统,向农户出借平板电脑并指导使用。现在,这里的老年人都可以熟练地使用平板电脑,从“彩”公司的服务网页接下订单,再从自家的树上摘取时下最受欢迎的红叶,挑选整理,按要求包装好,送到附近的统一配送中心,经过检查后,上市销售。每包约有50片叶子,可赚350日元(约合21元人民币)左右,其中一小部分以服务费的形式给“彩”公司和物流公司。 据“彩”公司的工作人员说,目前,上胜町约有150户农民与公司签约,他们的平均年龄约70岁,最大的90多岁,半数以上为女性,有的农户年收入可以达到1000万日元(约60万元人民币)。而“彩”公司现在的年营业额也达2.6亿日元,部分商品还出口海外。

 

另外,上胜町也因“叶子经济”闻名,成功吸引了国内外的人来上胜町考察实习。2018年,“彩”公司建立“彩山实习园”,研究开发新的产品,为参观实习的人讲解技术要领。上胜町町长花本靖说,一年间来考察的人达到这里居民人数的2倍,山中的小镇一下子热闹起来。上胜町不仅吸引了大量参观者,还有不少人移居到这里,对缓解老龄化问题起到一定作用。“彩”公司工作人员说,5年来共有611人来到上胜町,以“彩”实习生的身份短期居住,其中有34人在此定居。更重要的是,现在这里的老年人有活力了,心态也更开放了。据当地人介绍,由于当地大部分老人都投身于经营树叶经济,丰富了老年生活,小镇养老院空置了,于是小镇关闭了养老院,改为住宅楼,节省了原本用于养老医疗的财政支出。

 

让信息化为小镇养老插上“智慧”翅膀

 

日本枫叶小镇的模式既提高了老年人的收入,又丰富了老年人的生活,还提高了小镇的知名度,实现了多赢的局面,为我国特色小镇与特色小城镇建设打开了思路。

 

当然,这种模式可能只是特例,特色产业养老更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机会与机缘,在机遇到来之前,我们的小镇养老还是要靠政府、市场和家庭。

 

“养老”是最重要的民生工程,治政之要,在于安民。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养老工作高度重视,面对不断加剧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相关部门采取一系列政策举措加快养老服务业的发展。编制实施“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出台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指导意见,组织开展公办养老机构改革试点、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医养结合试点,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取得了明显成效。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各类养老机构和设施达16.38万个,养老服务床位746.3万张,民办养老机构的比重达48%,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覆盖全部城镇社区和50%以上的农村社区。

 

虽然,我国在养老方面的工作成效明显,但是对于日益增长的老龄人口来说还是有点“杯水车薪”,特别是对于小城镇来说,不只是“杯水车薪”那么简单,问题更复杂。据研究小城镇养老问题的学者表示,小城镇人口相对城市来说“人少”,形不成规模,“人穷”,没有退休金和养老金,花不起钱住医养结合的“贵族养老院”,因此,市场看不到回报,更不会主动投入,需要政府引导市场的介入,而市场介入不到的政府再“兜底”。

 

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是城乡一体化的节点,因此,小镇养老也要趋于城乡一体化,特别是要借助信息化技术,利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让小镇居民也体验到城镇化的成果。

 

“我知道我妈想回小镇生活,毕竟那里是她生活工作一辈子的地方,但我在北京工作,真的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老家。如果老家有高质量些的养老的地方,可以让我通过视频时时看到她,知道她过得很好,我也会考虑让她过她想过的日子”郑女士告诉记者。

 

“我们老两口不想去养老院,那样会让街坊四邻笑话我儿子的。去住‘享福’的像城里一样的养老院,我们这里没有,就是有,我儿子女儿挣得少,我们老两口也不可能去住”。在听完记者给她讲的日本养老小镇的故事后,李阿姨很羡慕地说,“我不认字,如果给钱,有人教,我也愿意学,愿意做。我们镇也有送快递的,农村亲戚家也有种花生、玉米什么的,可以在网上卖吗?不过我不认字,不知道学不学得会……”

 

是呀,枫叶很多地方都有,为什么只有日本上胜町做出名了?我们小城镇农产品多的是,为什么不可以建立电商链,教小镇里有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卖农特产品?5月15日,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锭明在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组织的“如何做好特色小镇”公益沙龙上对《中国信息界》记者表示,现在的农民很苦,我国缺乏农业服务体系,农民种出的农产品卖不出去,所以未来的小镇,尤其是在农村中心的小镇,一定要为农业服务。

 

老年人虽然劳动力下降了,但不是什么都不可以做,为什么我们没有企业像日本的“彩”公司一样教小镇老年人用互联网买特色产品呢?

 

2019年1月,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年人口数据表示,截至2018年末,我国大陆总人口(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9538万人,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658万人,占总人口的11.9%。老年人口又增加了,随着城镇化的加快,劳动人口向城市流动,乡镇人口老龄化日趋严峻,亟需解决。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是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的重要接合点,也是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平台。因此,要实现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生产、生活、生态高质量融合发展就要注重养老的相关配套。

上一篇:特色小镇要重视养老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8 Perfcet Mark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1004787号-2
×

欢迎拨打一对一免费咨询电话:

13816360548

您也可以咨询我们的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QQ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