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策资讯

6个被警告,5个被降格 浙江特色小镇启示录


 

浙江特色小镇,刚刚经历了一年大考。8月2日,浙江省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工作现场推进会上公布了对前两批特色小镇创建对象和培育对象的考核结果,78个省级创建小镇中,6个被警告,5个被降格。而去年的考核结果是,37个特色小镇中,3个被警告,1个被降格。

 

早在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就出台《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等作出规划,根据《指导意见》,浙江省将在三年内培育100个特色小镇。不到一年半的时间,这波特色小镇建设的热潮作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新样本,很快在全国的其他省份蔓延开来。因此,浙江特色小镇的成与败对其他地区来说都具有借鉴意义。

 

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7月国家提出“到2020年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截至2016年年底特色小镇的数量就已经达到1000个。不过,不少特色小镇的建设者却有难言之隐。浙江省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翁建荣在8月2日的特色小镇大考后指出:“11个小镇之所以被约谈,很重要的原因是推进不力,建设落后。”

 

事实上,由于建设者对“特色”的理解上存在差异,且在规划、招商、前置运营的过程中还未形成经验,“推进不力、建设落后”的现象并非只是上述11个小镇。

 

江苏省委书记、浙江省原省长李强曾在《特色小镇是浙江创新发展的战略选择》一文中提出,“特色小镇不是行政区划单元上的‘镇’,也不同于产业园区、风景区的‘区’,而是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结合自身特色、人文底蕴和生态禀赋,形成‘产、城、人、文’一体有机结合的重要功能平台。”

 

小镇演变-产业和旅游成关注焦点

 

今年6月,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表示特色小镇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1.0版本是小镇加“一村一品”,发挥村里本地资源优势,推进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和市场化建设;2.0版本是小镇加企业集群,以地区为主要发源地,地区企业集群所产生的产品都能进入全球产业链,浙江的经济依靠于此后来居上;3.0版本是小镇加旅游休闲,近年来,尤其是旅游休闲、历史文化特色这一类的产业与小镇叠加大幅度得到发展;4.0版本是小镇加新经济体,发挥生态修复、产业修葺的重要功能。

 

显然,目前的特色小镇建设大多都停留在2.0版本和3.0版本,因此,业内人士对尚处于不成熟阶段的特色小镇的定位和方向作出不同维度的解读,其中产业和旅游成为争论热点。事实上,特色小镇不是一座自给自足的孤岛,而是与大都市经济功能区关系密切。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研究所原所长王兴斌提出:“特色小镇建设的主流方向,不应该是旅游小镇,而是产业小镇,而且是高端产业小镇,在高等教育、科研、金融、智能制造、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方面都要有所布局。中国特色小镇的产业发展,一定要去占领产业链的高端环节,不能按照城镇体系的分工,就给中心 城市做配套,承接中心城区淘汰出来的落后产能。如果这样做,特色小镇就失去了意义。”

 

全经联执行主席杨乐渝在8月19日的第二届全经联特色小镇投融资模式研讨会上表示:“特色小镇是集生态、生活、生产为一体的三生综合体,特色小镇的发展动力来源于产业和金融的双重驱动。没有特色产业的集聚和创新,特色小镇就没有核心的内容和持续增长的价值,没有金融解决方案,产业内容和运营载体就不能落地。”

 

发展困局-操盘落地有点难

 

宋卫平说,100个操盘手里能做小镇的不足5%。

 

自2016年7月起国家大力推动特色小镇建设以来,不少省份相继作出反应。浙江出台《关于加快特色小镇的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特色小镇原则上3年内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左右(不含住宅和商业综合项目)。随后,河北出台意见要求3年内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天津也提出到2020年特色小镇固定资产投资完成50亿元。

 

其中,浙江省发展特色小镇时间较早,在2015年就针对小镇项目出台《浙江省特色小镇创建导则》(以下简称《导则》)。《导则》明确指出,第一年完成投资不少于10亿元,26个加快发展县(市、区)和信息经济、旅游、金融、历史经典产业特色小镇不低于6亿元。

 

尽管浙江省先人一步,但由于特色小镇操盘者对《导则》以及各项意见理解不一,这反而成为小镇建设中的“负担”,在浙江省今年特色小镇大考中被点名的江南药镇便是一例。按照规定,江南药镇2015年的投资已经达到10亿元,但是江南药镇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陈高解释被点名的原因时称:“说我们规划不清,本来只考核江南药镇这3.9平方公里,但我们把新城区的产业都计算在内了,说我们固定资产投资界限不清,有拼盘现象。”

 

江南药镇的问题不是个案。目前,特色小镇建设所遇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一是土地和设施配套,二是小镇的定位产业空间的构建,三是政府、投资商、房产商的操作问题以及多方平衡。

 

而以浙大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浙江省特色小镇研究会会长郁建兴为首的调研组近期给出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特色小镇建设中用税收优惠吸引企业不可取、人才引进难、有的地方官员重绩效轻服务。台商小镇建设指挥部副主任刘荣杰也坦言,不要说985、211的毕业生了,就是普通高校生也很难回流。

 

如何突围-产城人文需有机结合

 

由于不同建设者对特色小镇的定位和操作都有着不同理解,使得特色小镇建设的推进略显拖沓。不过,在目前特色小镇的参与者中不乏优秀样本,从中得出的经验是,要有成熟的规划来吸引投资,同时要有完全的配套来培养小镇的内生力。

 

譬如,作为园区运营商,华夏 幸福将其固安产业园区模式成功复制到了全国。事实上,华夏幸 福的起家与特色小镇关联密切,只是接手固安项目时还未有此提法,在政府和市场的双重推动下,固安成为华夏 幸福的园区运营样板田,这一成功尝试促进了廊坊市经济发展,华夏 幸福也以此搭上京津冀一体化的快车。

 

此外,绿地·长岛小镇是将养老度假作为主要功能之一,绿地并未将整盘去做养老,而是针对有养老需求的客户在大项目里面设计养老社区,结合普通社区配套共同组成带有养老属性的全年龄社区,其所制定的医疗、护理和养护设施是吸引投资置业的重要策略。

 

甚至有部分小镇已经产生营收利润。杭州西湖的云栖小镇是一个以云生态为主导的产业小镇,建设仅仅一年,已经实现了渉云产值近30亿元,完成财政总收入2.1亿元,阿里云、富士康、英特尔等都是小镇居民。无独有偶,北京的古北水镇以“长城+水镇”为卖点,背靠司马台长城、坐拥鸳鸯湖水库,曾在2015年接待游客总量就超过16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近5亿元,业内人士预计进入成熟运营期之后,古北水镇年接待游客将达到400万人次,旅游综合年收入也将达到10亿元。

 

对于特色小镇未来的发展,王兴斌表示,“我们提出了产业特色小镇发展的三个路径,第一个路径是从产业园区到特色小镇,第二个路径是从重点镇到特色小镇,第三个路径是从城市综合体到特色小镇。城市综合体和产业园、重点镇不同,不缺生活配套,关键是缺乏产业支撑,一些城市边缘地区的综合体陷入了‘卧城’的发展陷阱,就业在中心区,白天见不到人。”

Copyright © 2008 Perfcet Mark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欢迎拨打一对一免费咨询电话:

13816360548

您也可以咨询我们的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QQ咨询